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26
  • 粉丝313
  • 关注179
  • 发帖数83921
  • 来自
阅读:4466回复:114

[高温干旱]2016-2017南半球夏季高温追击(2.9澳大利亚Tarcoola最高48.2)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6-07-23 07:45
依旧和去年那个贴一致
[企业号航母于2017-02-10 06:06编辑了帖子]
喜欢0 评分0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26
  • 粉丝313
  • 关注179
  • 发帖数83921
  • 来自
1楼#
发布于:2016-07-23 07:45
T. Máxima en 24 horas. 22/07/2016 a 18:00 UTC
(100 de 1355 estaciones) 1 Conceicao Do Araguaia (Brazil) 38.1 °C
2 Carolina (Brazil) 37.6 °C
3 Pedro Afonso (Brazil) 37.6 °C
4 Peixe (Brazil) 37.4 °C
5 Barcelos (Brazil) 37.0 °C
6 Floriano (Brazil) 36.8 °C
7 Porto Nacional (Brazil) 36.7 °C
8 Xavantina (Brazil) 36.7 °C
9 Teresina Aeroporto (Brazil) 36.6 °C
10 Kalumburu (Australia) 36.4 °C

高温基本集中在巴西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26
  • 粉丝313
  • 关注179
  • 发帖数83921
  • 来自
2楼#
发布于:2016-07-27 06:07

2 Sobral (Brazil) 37.2 °C
3 Riberalta (Bolivia) 36.8 °C
4 San Matias (Bolivia) 36.8 °C
5 Barra Do Corda (Brazil) 36.7 °C
6 Conceicao Do Araguaia (Brazil) 36.7 °C
7 Mariscal Estigarribia (Paraguay) 36.5 °C
8 Itaituba (Brazil) 36.4 °C
9 San Jose De Chiquitos (Bolivia) 36.4 °C
10 Durban-Virginia (South Africa) 36.3 °C
德班本季首高温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26
  • 粉丝313
  • 关注179
  • 发帖数83921
  • 来自
3楼#
发布于:2016-08-01 19:35
依旧南美占有优势
1 San Matias (Bolivia) 37.6 °C
2 Magdalena (Bolivia) 37.0 °C
3 Mariscal Estigarribia (Paraguay) 37.0 °C
4 Itaituba (Brazil) 36.9 °C
5 Eirunepe (Brazil) 36.8 °C
6 Labrea (Brazil) 36.8 °C
7 San Ramon (Bolivia) 36.8 °C
8 Manicore (Brazil) 36.7 °C
9 San Joaquin (Bolivia) 36.7 °C
10 Maraba (Brazil) 36.4 °C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26
  • 粉丝313
  • 关注179
  • 发帖数83921
  • 来自
4楼#
发布于:2016-08-08 08:54
破40
T. Máxima en 24 horas. 08/08/2016 a 00:00 UTC
(100 de 1306 estaciones) 1 Bacabal (Brazil) 40.1 °C
2 Conceicao Do Araguaia (Brazil) 39.5 °C
3 Barra Do Corda (Brazil) 38.3 °C
4 Riberalta (Bolivia) 38.2 °C
5 Carolina (Brazil) 38.1 °C
6 Cobija (Bolivia) 38.0 °C
7 Eirunepe (Brazil) 38.0 °C
8 Pedro Afonso (Brazil) 37.7 °C
9 San Joaquin (Bolivia) 37.6 °C
10 Floriano (Brazil) 37.5 °C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26
  • 粉丝313
  • 关注179
  • 发帖数83921
  • 来自
5楼#
发布于:2016-08-15 05:36
南美包揽前十
T. Máxima en 24 horas. 14/08/2016 a 18:00 UTC
(100 de 1345 estaciones) 1 Conceicao Do Araguaia (Brazil) 38.7 °C
2 Xavantina (Brazil) 38.7 °C
3 San Matias (Bolivia) 38.4 °C
4 Aragarcas (Brazil) 38.0 °C
5 Robore (Bolivia) 38.0 °C
6 Peixe (Brazil) 37.7 °C
7 Poxoreo Poxoreu (Brazil) 37.6 °C
8 San Jose De Chiquitos (Bolivia) 37.6 °C
9 Carolina (Brazil) 37.4 °C
10 Pedro Afonso (Brazil) 37.4 °C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26
  • 粉丝313
  • 关注179
  • 发帖数83921
  • 来自
6楼#
发布于:2016-09-11 06:20
表现强势
T. Máxima en 24 horas. 10/09/2016 a 18:00 UTC
(100 de 1342 estaciones) 1 Mayiwane (Swaziland) 42.1 °C
2 Xavantina (Brazil) 40.5 °C
3 Wyndham Aero (Australia) 40.2 °C
4 Skukuza (South Africa) 39.9 °C
5 Caxias (Brazil) 39.8 °C
6 Derby Aerodrome Aws (Australia) 39.0 °C
7 Aragarcas (Brazil) 38.8 °C
8 Peixe (Brazil) 38.7 °C
9 Vuvulane (Swaziland) 38.7 °C
10 Komatidraai (South Africa) 38.6 °C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26
  • 粉丝313
  • 关注179
  • 发帖数83921
  • 来自
7楼#
发布于:2016-09-15 10:03
1 Bacabal (Brazil) 40.7 °C
2 Wyndham Aero (Australia) 40.4 °C
3 Xavantina (Brazil) 40.4 °C
4 Aragarcas (Brazil) 40.2 °C
5 Teresina Aeroporto (Brazil) 39.4 °C
6 Lajamanu (Australia) 39.2 °C
7 Peixe (Brazil) 39.2 °C
8 Sobral (Brazil) 39.0 °C
9 Carolina (Brazil) 38.8 °C
10 Floriano (Brazil) 38.7 °C

巴西依然是高温主力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26
  • 粉丝313
  • 关注179
  • 发帖数83921
  • 来自
8楼#
发布于:2016-09-21 20:16
巴西几乎包揽
T. Máxima en 24 horas. 21/09/2016 a 06:00 UTC
(100 de 1341 estaciones) 1 Caxias (Brazil) 41.6 °C
2 Peixe (Brazil) 39.0 °C
3 Floriano (Brazil) 38.9 °C
4 Aracuai (Brazil) 38.6 °C
5 Picos (Brazil) 38.6 °C
6 S. Joao Do Piaui (Brazil) 38.6 °C
7 Arinos (Brazil) 38.5 °C
8 Bradshaw (Australia) 38.5 °C
9 Pedro Afonso (Brazil) 38.5 °C
10 Carolina (Brazil) 38.4 °C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beta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12-01-05
  • 最后登录2017-04-26
  • 粉丝147
  • 关注107
  • 发帖数4803
  • 来自
9楼#
发布于:2016-09-23 12:28
话说斯威士兰Mayiwane这个地方温差好大啊,昨天最低19.8最高41.2,比科威特那些沙漠地方温差还大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