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30
  • 粉丝314
  • 关注182
  • 发帖数83962
  • 来自
阅读:1677回复:25

[行星气象]太阳系或存在第九大行星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6-01-31 16:10
美国科学家20日表示,越来越多证据显示太阳系边缘可能存在第9行星。这个暂被称为“9号行星”的星体,质量约是地球的10倍大,轨道与太阳平均距离比海王星的远20倍,沿“奇怪的楕圆轨道”绕太阳运行,环绕太阳一周需时1至2万年。
美国加州理工学院两名科学家巴特金和布朗的研究发现,有相当证据显示在海王星之外的太阳系边缘可能存在这样一颗行星,但他们表示并未能直接观察到该行星,只是以数学计算和计算机仿真假定它存在。
布朗表示,如果这行星确实存在,将是名副其实第九大行星。他们希望在5年内用天文望远镜观察到该行星。原来太阳系9大行星的说法,随着2006年冥王星被降级后而只剩8大行星
2条评分, 金钱 +5 威望 +3
喜欢1 评分2

最新喜欢:

菜鸟一个菜鸟一个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30
  • 粉丝314
  • 关注182
  • 发帖数83962
  • 来自
1楼#
发布于:2016-01-31 16:15
他们的证据似乎是基于不受海王星引力影响的六颗离散天体近日点幅角高度接近的事实推定存在第九行星,如果存在的话第九行星轨道半长径大约700AU,近日点200AU,远日点1200AU,轨道倾角30度,其实发现的难度还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如果近期正好是在远日点附近的话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2) 喜欢(0)     评分
jil0620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8-09
  • 最后登录2017-04-30
  • 粉丝72
  • 关注41
  • 发帖数1576
  • 来自
2楼#
发布于:2016-01-31 16:43
企业号航母锛毸堑闹ぞ菟坪跏腔诓皇芎M跣且τ跋斓牧爬肷⑻焯褰盏惴歉叨冉咏氖率低贫ù嬖诘诰判行,如果存在的话第九行星轨道半长径大约700AU,近日点200AU,远日点1200AU,轨道倾角30度,其实发现的难度还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如果近期正好...鍥炲埌鍘熷笘
然而目前我们对kuiper天体的具体数量,形成以及特征认识都非常的浅
有人问我,你在哪里,你去哪儿了。我想,这么文艺的问题,我还是闭嘴吧。
回复(1)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30
  • 粉丝314
  • 关注182
  • 发帖数83962
  • 来自
3楼#
发布于:2016-01-31 17:00
jil0620锛毴欢壳拔颐嵌詋uiper天体的具体数量,形成以及特征认识都非常的浅鍥炲埌鍘熷笘
实际上那个区域已经不属于柯伊伯带了,柯伊伯带距离还是比较近的,是一群受海王星引力影响的小天体,塞德娜和2012VP113这样的天体近日点远远超过海王星轨道不会受到海王星引力摄动,那里才是一个黑暗中的新世界,离散盘和内奥尔特云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冰雪中的冰橙汁
台风
台风
  • 注册日期2012-04-16
  • 最后登录2017-04-30
  • 粉丝127
  • 关注235
  • 发帖数2017
  • 来自
4楼#
发布于:2016-01-31 17:11
不过还是应该在奥尔特星云前面吧
so l just let you go
回复(1)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30
  • 粉丝314
  • 关注182
  • 发帖数83962
  • 来自
5楼#
发布于:2016-01-31 17:13
冰雪中的冰橙汁锛毑还故怯Ω迷诎露匦窃魄懊姘鍥炲埌鍘熷笘
是的,远日点能触到奥尔特云的边界,所以只是内奥尔特云天体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1) 喜欢(0)     评分
jil0620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8-09
  • 最后登录2017-04-30
  • 粉丝72
  • 关注41
  • 发帖数1576
  • 来自
6楼#
发布于:2016-01-31 17:22
企业号航母锛毷堑,远日点能触到奥尔特云的边界,所以只是内奥尔特云天体鍥炲埌鍘熷笘
但是奥尔特云你和kuiper带之间还是有大片的我们还未充分认识的空间。属于我们认知的黑暗地带。
有人问我,你在哪里,你去哪儿了。我想,这么文艺的问题,我还是闭嘴吧。
回复(1)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30
  • 粉丝314
  • 关注182
  • 发帖数83962
  • 来自
7楼#
发布于:2016-01-31 17:24
jil0620锛毜前露卦颇愫蚹uiper带之间还是有大片的我们还未充分认识的空间。属于我们认知的黑暗地带。鍥炲埌鍘熷笘
那一片被分为了黄道离散盘和内奥尔特云,不过确实那一片没有被充分的认知,即便没有大行星存在,类似塞德娜这样的天体很可能还有不少隐藏在那片空间里,2012VP113就是个轨道比较类似塞德娜的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beta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12-01-05
  • 最后登录2017-04-30
  • 粉丝147
  • 关注107
  • 发帖数4814
  • 来自
8楼#
发布于:2016-02-01 01:56
d
企业号航母锛毸堑闹ぞ菟坪跏腔诓皇芎M跣且τ跋斓牧爬肷⑻焯褰盏惴歉叨冉咏氖率低贫ù嬖诘诰判行,如果存在的话第九行星轨道半长径大约700AU,近日点200AU,远日点1200AU,轨道倾角30度,其实发现的难度还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如果近期正好...鍥炲埌鍘熷笘
近日点200AU这也太远了,远日点就更不要说了,1200AU,比塞德娜936AU还要远好多,真不知道要如何发现这颗行星
[beta于2016-02-01 02:05编辑了帖子]
回复(1)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7-04-30
  • 粉丝314
  • 关注182
  • 发帖数83962
  • 来自
9楼#
发布于:2016-02-01 06:39
beta锛毥盏200AU这也太远了,远日点就更不要说了,1200AU,比塞德娜936AU还要远好多,真不知道要如何发现这颗行星鍥炲埌鍘熷笘
不过这个东西如果真有10倍地球质量的话还是相对容易发现的,只是不知道它现在在哪里,远日点附近的话就比较难了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1) 喜欢(0)     评分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