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fleman175
荣誉会员-暖池
荣誉会员-暖池
  • 注册日期2010-02-08
  • 最后登录2017-02-11
  • 粉丝114
  • 关注81
  • 发帖数8045
  • 来自
阅读:11406回复:25

[2001]赤道传奇谁曾忆——0126“画眉”回顾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12-31 16:55
按照惯例,首楼祭坛。
喜欢6 评分0
【注:本人所引用的所有地图内的行政界线均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为准。】 茫茫人海中,追寻你的身影。 始于热烈,耗于相思,终于平淡,如此而已。
rifleman175
荣誉会员-暖池
荣誉会员-暖池
  • 注册日期2010-02-08
  • 最后登录2017-02-11
  • 粉丝114
  • 关注81
  • 发帖数8045
  • 来自
1楼#
发布于:2012-12-31 16:59
0126“画眉”
 
 
国际编号:0126
命名日期:2001年12月27日
 
巅峰强度:23m/sJMA,十分钟平均)、65knotsJTWC,一分钟平均)、75km/hHKO,十分钟平均)
英文名:Vamei
中文名:画眉
 
JTWC最佳路径
 
 

图片:Vamei_2001_track.png


 

JMA最佳路径

图片:T0126.png


 
 
前言
 
转眼间,距西北太平洋传奇赤道风暴0126“画眉”命名和登陆已然十一载。
 
十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点光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犹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若我们把眼光放长一些,以地质史级别来看,十一年更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轻微地不及一颗尘埃。
 
但是,十一年可以让一个未经人事的孩童成长为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也可以让一些名字和事件淡入历史,而让另一些名留青史。这一点,对于热带气旋们来说,由其适用。自从人类开始系统地监测、追踪热带气旋起,人们见过了各种千奇百怪的风暴。这些热带的精灵们身材性格各不相同,选择(或是被选择)的路径不尽相同,最后的归宿也是千差万别,人类对它们的看法(亦或是偏见)更有着天壤之别。气象学家们在与热带气旋打了几十年的交道,吃了无数苦头,耗尽几代人之心力后,充分利用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成果,终于得以全天候无空隙地监视它们,并写出了精辟的动力学公式、总结出一套系统的热带气旋分析方法。人们曾无比自豪地认为,自己已经彻底看透这群不时肆虐人间的“坏孩子”,并甚至以为消灭它们乃是指日可待之事。当时的人们曾经在课本上信誓旦旦地写下诸如“热带气旋无法在南北纬5°以内形成”,“南大西洋乃是热带气旋的禁地”之类的狂言,并在几十年内似乎震慑住了方圆万里的热带海洋一般,无旋能破此魔咒。
 
热带气旋,似乎真的被人类降服了。
 
时间流转到西元2001年,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捩点,世界格局自此发生了深远的变化。当年,世界某超级大国遭受了建国以来少有的羞辱,并如条件反射般地调整了其国策,一个新时代自此拉开了帷幕。
 
人世间此时正是一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而谁曾料想,曾经被人类的傲慢与偏见压制了几十年之久的热带气旋,也要趁此时“揭竿而起”,给妄自尊大的人们以当头棒喝。
 
0126热带风暴“画眉”,就此诞生于那个多事之秋的最后几天里。自此,世间再也不一样了。
 
【注:本人所引用的所有地图内的行政界线均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为准。】 茫茫人海中,追寻你的身影。 始于热烈,耗于相思,终于平淡,如此而已。
回复(0) 喜欢(0)     评分
rifleman175
荣誉会员-暖池
荣誉会员-暖池
  • 注册日期2010-02-08
  • 最后登录2017-02-11
  • 粉丝114
  • 关注81
  • 发帖数8045
  • 来自
2楼#
发布于:2012-12-31 17:08
天气舞台上的小配角
 
每年的12月,东亚大部已然进入了严冬,而在南海,此时正值这片热带腹地的隆冬季节。虽说这里的平均气温还是稳稳地超过22℃,日最高气温还是能超过30℃,但是那呼啸不息的东北风和偶尔爆发的冷涌还是宣示着冬季风的绝对主导地位。南海南部一如既往地被清一色的东北风控制,来自遥远西伯利亚的冷空气翻山越岭,在地转偏向力的作用下,风向由中纬度的西北转为东北,并穿越茫茫大海来到10°N以南的海面。一路上,温暖的海洋一直源源不断地向原先干冷的大陆冷气团提供感热、潜热以及水汽,使得其在抵达南海南部后完全变性。随着东北风一步步逼近南北半球分界线的赤道,它开始减速,这就造成了大范围的抬升运动,于是乎成云致雨,此乃南海南部冬季常见的冷涌云的由来。
 

图片:South China Sea.jpg





如果冬季风仅仅止步于北半球,或如果南海南部的海陆分布并非那么特殊,那么未来的“画眉”或许将永远无法出现。自南沙群岛以南,南海海面越往南就变得越窄,两侧被马来半岛和加里曼丹岛压缩,海面恍如一个倒三角。众所周知,海面的摩擦系数要较陆地低得多,故而当冬季风灌入南海南部时,东北风在中南半岛崎岖不平的陆地上会减速,使得强风区自西沙群岛向西南方向延伸,经过金三角以南抵达马来半岛南端。相对而言,加里曼丹岛沿岸的东北风却弱得多。
 
随着东北季风跨越赤道,地转偏向力的作用方向会反转,故而跨赤道东北风开始转向,偏西分量愈发加大,最终使得加里曼丹岛南部出现明显的西北风。这么一来,加里曼丹岛西北部沿岸(又称婆罗洲)就在强大的水平风切变的作用下出现一个准静止、半闭合的气旋性环流。这个气旋环流内经常有大量的对流活动出现,伴有明显日际变化,并经常在随着冷涌加强、减弱的步伐而起舞。婆罗涡旋相较诸如蒙古冷高压之类巨无霸级别的天气系统,它似乎是那么的渺小。在亚澳冬季环流的舞台上,它仅仅是个配角,只能在一个灯火阑珊的角落默默地等待着。
 
 

图片:Surface climatology.gif


 
 
但是传奇,就是从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开始的。
 
奇迹,从这里开始
 
时光飞逝,转眼间已到了2001年的1220日清晨,南海南部的海面上一片平静祥和,东北风轻柔地拂过海洋和陆地。但是在万里之外的东亚大陆上,中纬西风带波涛汹涌,一次新的冷空气活动已然拉开了序幕。原先在该月中旬,西欧阻高强势隆起,下游则是东欧冷涡。北极极涡绕极分布,主体在冰岛阻高以北,贝湖——巴湖一线有一道横槽维持。在这种情况下,接踵而至的便是西欧阻高减弱西退,东欧冷涡分出一道短波槽,并叠加南落的极涡东传至西西伯利亚。随着上游新的槽位东移,下游的槽脊振幅加大,原先堆积于贝湖—巴湖一带的横槽不甘平庸,一路东移南落,取道东路进入我国,为我国带来一次寒潮天气过程。这次寒潮天气过程不仅为我国带来了大风降温天气,也引导东亚大陆上的干冷气团向广阔的南海倾泻而下。
 

图片:1215_500hPa.gif





在接下来的3~5天内,南海由北到南都出现了一次东北风爆发的现象。这股猛烈的东北季风主体自西沙群岛向西南延伸,紧贴着越南南部沿海,最后抵达马来半岛南部,其中在22~23日,冷涌中心的平均风力极值超过了16m/s。从下图来看,这次的冷涌主体似乎偏向南海的西侧。这股寒冷而干燥的气团,恐怕在这个时候,还不会有人将它与后来的画眉联系在一起。

图片:1222_wind.gif



图片:1223_wind.gif




随着这次寒潮滚滚而下,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气象局凭借过去几十年的经验,认为像这样的冷涌南下,会在圣诞节前后的几天内为该地带来一次普通的冷涌降水过程,并伴有短时的大风。
 
这样不痛不痒的预报本是无可厚非,毕竟热带云簇在这片海域起落不息,乃是人们习以为常的事情。但这次,人们却忽视了在东马砂拉越州首府古晋市以北海面上盘旋了数日之久的婆罗涡旋。在20日、21日这两天内,婆罗涡旋内的对流活动此起彼伏,并且在背景东北风孱弱的情况下颇受海陆风环流的调节影响,显现明显的对流日际变化。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婆罗涡旋就会继续沿着其无数前辈的脚步,按着它家族的传统节奏,在对流起落的平淡中迎来一次冷涌。来自遥远北方的寒潮呼啸而至,将婆罗涡旋的北、西、南三面包围,对流出现爆发,出现大范围的积雨云,并且达到自己生命的巅峰。如果运气好的话,涡旋还能跻身热带扰动的行列,得到一个暂时的编号。一旦冷涌减弱,婆罗涡旋积攒起来的少得可怜的涡度就会减小,云系消散,那曾经璀璨的生命之火就如同烟花一般消逝。这,就是婆罗涡旋们共同的宿命,无可避免。
 
烟花,向来都是易冷的。
【注:本人所引用的所有地图内的行政界线均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为准。】 茫茫人海中,追寻你的身影。 始于热烈,耗于相思,终于平淡,如此而已。
回复(0) 喜欢(0)     评分
rifleman175
荣誉会员-暖池
荣誉会员-暖池
  • 注册日期2010-02-08
  • 最后登录2017-02-11
  • 粉丝114
  • 关注81
  • 发帖数8045
  • 来自
3楼#
发布于:2012-12-31 17:18
婆罗涡旋初长成
 
20011222日清晨,距东亚寒潮天气爆发已经过去了2天。从寒冷的大陆上倾泻入海的冷空气一路上被南海散发的温暖的海洋气息所感染,自己暴虐的脾气也不禁变得柔和了许多,气团的温度和湿度迅速上升。但是它的方向依旧不变,直指西南。当日清晨,冷涌前锋已然抵达了马来半岛沿海,并从北侧汇入赤道辐合带,造成了大规模幅合上升运动,新马一时被冷涌云团覆盖,降下当地人再熟悉不过的季风雨。
 
与此同时,位于古晋以北的婆罗涡旋也发现,自己北侧、西侧的东北风都在迅速增强,并围绕自己的左侧画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这突然加大的水平风切变恰好是气旋性的,于是,婆罗涡旋的相对涡度开始加大。更为重要的是,得到冷涌增援的东北季风浩浩荡荡地跨过赤道,受到地转偏向力的作用继续朝逆时针方向旋转,最后通过加里曼丹岛西部回流至砂拉越。虽然此时的婆罗涡旋身处3°N,行星涡度小得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在强大的冷涌作用下,它竟也得到了一切热带气旋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正涡度,并且正式将自身的低层环流闭合。随着涡度的增加,婆罗涡旋开始不由自主地自旋,低层幅合开始改善,并在垂直风切微弱、海温高企、陆风增强幅合的有利条件下开始爆发出朵朵被风迷们戏称为“棉花糖”的积雨云单体。一时间,这个涡旋曾经裸露的中心被覆盖,对流北强南弱,虽说组织凌乱,但毕竟,它又一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对流。

图片:GMS501122200.globe.1.jpg



 
 
不过到了当天的中午时分,婆罗涡旋家族的魔咒似乎又一次降临了。随着婆罗洲北侧沿岸的陆风环流被海风环流替换,以及积雨云单体纷纷进入消散期,该涡旋几小时前曾经拥有的深对流出现了大面积崩溃。没错,这就是对流日际变化;它能够让婆罗涡旋在深夜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地获得大片强对流云团,但又能同样轻而易举地在白天将其全数剥夺,几乎什么都不剩。此时在几百公里外陆地上的气象工作者们在电脑屏幕上略带轻视地看着这个系统,轻描淡写地维持着先前的判断。
 
在接下来的一天里,这个涡旋重复着22日所发生的一切:对流日落而作,日出而息。南海中部依旧有强劲的7级东北大风,冷涌继续向南推进,故而南海南部的风力还在加大中。面对着自己周边不断增强的寒风,引导气流使得孱弱的婆罗涡旋本能性地蜷缩向西南方纬度更低的南海海面,那里离赤道仅有300公里之遥了。婆罗涡旋西望南洋,那里正是一派灯火灿烂,歌舞升平的景象,与自己身处的漆黑一片的海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果当时的婆罗涡旋想要来一次南洋自助游,它还需要再加把劲,至少需要得到美国联合台风预警中心(JTWC)的一个临时编号才行。但是,随着南海中北部的东北风在23日起开始减弱,它还有这个机会吗?

一夜转身举世惊

 
20011223日深夜,婆罗涡旋迎来了自己生命中的一次转折:它借助这陆风环流重建、海洋输送的感热与潜热以及对流日际变化的高峰又一次在距新加坡东北东约400公里处爆发出了大量的深对流。这次,情况却与21日深夜的那次爆发大有不同。这次爆发的对流不仅覆盖了婆罗涡旋裸露的中心,而且还在其东西两侧分别发展出了类似螺旋云带的云系,并有卷入中心的态势。这个现象非同小可,它表明,婆罗涡旋得益于冷涌所带来的水平风切变,使得它在近赤道的位置上获得了相当大的正涡度,并得以将其聚集收拢。这么一来,聚集的正涡度得以加强涡旋的低层幅合,并令新爆发的对流气旋性卷入中心,同时释放大量潜热。在垂直风切变极为微弱的情况下,这些潜热得以留在环流中心,形成暖心,抬高等压面,于是高层幅散加强,间接增强低层幅合……没错,婆罗涡旋在23日的对流大爆发触发了一种机制,一种对于所有热带气旋的维持和增强都极端重要的机制,那就是,第二类条件不稳定(CISK)机制。一个连编号都没有得到的涡旋,竟然在离赤道仅2个纬度的地方触发了CISK机制,这,就是不折不扣的奇迹。
 
而生活中无数次的经历都证明,奇迹,一旦开始,就很难再停下。将经验套用在婆罗涡旋身上,接下来的事情就显得是那么得顺理成章了。
 

图片:20011224.0112.trmm.color.color.91WINVEST.15kts-NAmb.jpg



24日早晨,微波扫描图显示婆罗涡旋已经拥有了两条云带,中心基本被强对流包裹得严严实实,整体螺旋性初现,形态可谓是相当不错了。婆罗涡旋此刻方才发现,一夜之间,自己已然攀登上了一个祖辈们从未能够企及的高度。从此以后,婆罗涡旋再也不必看对流日际变化的脸色行事了,它可以挺胸抬头,按自己的节奏,通过CISK的强大力量来壮大自身。
 
这时,总部设于万里之外的珍珠港的JTWC,发现了这个系统的显著变化。预报员们注视着这个久经磨难的涡旋,思考再三,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24日晨,一个位于新加坡东北东约400公里的涡旋被JTWC正式编号为91W
 
自此,我们终于可以对这个中尺度大小的系统换一个称谓了。在得到编号后,91W似乎并没多在意这个称号,它还是按照自己一贯的节奏来探索自己未来的路。在24日白天,91W的对流强度逆日记对流之势增强,并尝试着将外围深对流收缩到中心,只是当时时机尚未成熟,故而此举造成了一个较为糟糕的后果。由于当时的东北风10m/s等风速线的南缘压到了柔佛州东南部沿海,较为强烈而单一的北至东北风直接穿越91W的西北、西南象限。这样一来,随着起初冷涌南压带来的强对流减弱,再加上垂直风切略有加大,24日夜间至25日清晨,91WLLCC重新裸露,南侧对流严重缺失,仅有东北象限有一团深对流云团苟延残喘着。
 
大片对流减弱丧失,结构破坏严重,难道,这就是之前的婆罗涡旋,现在的91W最终的归宿吗?如果南海南部的冷涌还一如前两日那么强势,只怕这就真的是91W的最终结局了,“画眉”这个美丽的名字也就不会在年底前匆匆出世了。但这一次,91W已经拥有了完整的气旋式环流,还有不断汇聚的正涡度,它已然成了气候。91W虽在凛冽的东北风中微微颤抖,穷困潦倒,但它却是在等待时机,创造历史!
 
1225日凌晨,圣诞节,时机成熟。
 
虽然91W的西侧的东北季风依旧强势,但冷涌也确实已达强弩之末,对91W施加的压力正在缓缓减轻。另外,有鉴于之前91W的对流云塔所释放出的潜热正在抬高其高层的等压面,91W的高层幅散也有着显著改善。与此同时,孟湾南支槽迅速加深,槽底南压至15N的低纬洋面上,中南半岛至南海西南部都在其槽前。91W的极向流出被南支槽槽前西南气流带动,从此高层流出通畅无阻。
 
于是91W果断出击,顺便借着对流日际变化的高峰再一次在其西北、西南两个象限内发展出深对流,同时东北象限内过于臃肿的云团也被“消化”,使得强对流均匀分布至各个象限。太阳很快出来了,91W的生命奔放着,继续竭尽所能地在这片近赤道海面上发展,组织自己。很快的,91W的中心被密集的深对流云团覆盖,外围各象限都出现了松散的云系,规则地按照逆时针方向卷入位于南海南部最窄的海面上。到了圣诞夜,91W摇身一变,从一个垂死挣扎的扰动,一跃成为了一个螺旋性优良,环流跨越南北半球的系统。虽说91WLLCC处于半裸状态,但毕竟它的核心区在经历了两天的整合后已然巩固,对流周期性崩溃已成为过去。


图片:20011225.1327.trmm.color.color.91WINVEST.25kts-1002mb.jpg



这是一个圣诞夜,在不远的陆地上,人们正在欢庆一年一度的圣诞节。91W在海面上不经意地西望,只见马来半岛上处处被灯火点缀着,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阵阵的欢笑声,音乐声,一切都显得即熟悉又陌生。作为婆罗涡旋家族的一份子,91W与之前无数前辈们世代生于东马的砂拉越和沙巴,对隔海相望的新加坡,马六甲、吉隆坡等地早有耳闻,更是心生向往。只是多年来,它们从无造访的机会。许多涡旋穷尽一生之力离开婆罗洲,但每次都在南海海面上被呼啸而下的冷涌撕成碎片,死无葬身之地,凄惨之状不忍直视。
 
现在,91W的境遇可谓是千载难逢(据Chang等教授们说,是100~400年一遇)。此刻,百感交集的它注视着对岸的璀璨风景,许下宏愿:无论以何等代价,都要离开海洋,去那个花花世界走一遭。
 
91W,在你的前方,陆地崎岖、高山巍峨,人口众多,凶险万分,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这是1225日晚10时,91W的对流大规模爆发,核心区云塔耸立,路径中的西南分量逐渐减小,趋向马来半岛南部。
 
是的,看来它的决心已下。

这一刻,已是传奇
 
1226日凌晨,随着海面上的猛烈的东北季风恰到好处地减弱,91W终于迎来了自己一生中真正的曙光。91W之前辛辛苦苦启动的CISK机制此时终于充分体现了自身的价值,在它和日际对流变化这双驾马车同时发力的情况下,91W的核心区深对流出现了大规模爆发,并且将其范围扩大至1.5×1.5个纬距,外围螺旋云带绕中心旋转的态势愈发清晰,并且还跨越了南北两个半球。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南洋上空的时候,一个奇迹,彻头彻尾的奇迹,赫然呈现在了世人面前。


图片:20011226.0059.trmm.color.color.91WINVEST.25kts-1002mb.jpg



在离赤道区区2个纬度不到的赤道洋面上,此时居然成了一个拥有紧密厚实的核心区,螺旋云带四方招展的热带扰动的栖息地。百年以来,这片赤道海洋一直是那么得宁静祥和,寒潮失色,台风绝迹、地震鲜有,海啸鞭长莫及。这里的天气是那么得千篇一律,枯燥乏味,以致于人们对大自然都失去了兴趣。但谁曾料想,这百年以来的孤寂竟会在这不经意间被一个几天前还平庸无奇的婆罗涡旋所打破。现在的91W攒着满腔的正涡度,组织分明,在赤道低纬展示着纯正的热带气旋风情,它的美,足以令横行在这片海域的所有其他云簇黯然失色。
 
日出了,但这并没有阻碍91W进一步发展的脚步,它又一次华丽地无视了对流日际变化试图拖后腿的情况,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继续整合自身的环流,并借助CISK的强大力量进一步扩大、充实了它的核心区。南支槽此刻依旧在原地徘徊,持续加强91W的极向流出,使得它能够继续吸入周边湿润的空气,用它来驱动自己这台功率庞大的热机。随着91W核心区继续扩大,它的移动速度和方向都出现了显著的变化。现在的它终于开始感受到β效应施加的力量,西南落的速度放缓,逐渐趋向西北西移动,向它那朝思暮想的南洋进发。91W不知疲倦地行了半天,终于在26日下午将它西侧的外围云带温柔地拂过柔佛州东南部以及新加坡,洒下丝丝细雨,而它的环流中心距新加坡仅有区区200公里的距离了。
 
显然,相较91W发展的速度,JTWCJMA,以及附近陆地上的预报人员的反应速度就要慢得多了。他们这一整天都错愕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91W,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世界到底怎么了?赤道附近不是不应该有热带气旋生成的吗?难道教科书上所的描述错了?以我小人之心之揣度,他们之所以不在下午升格91W,是不是还可能寄希望于它屈服于日际对流变化的淫威之下,从而不必再质疑教科书的权威呢?
 
无论如何,91W迅猛的发展势头还是令西太的法定权威JMA死了心,于是JMA26日夜里手忙脚乱地将91W升格为热带低压。此举一出,昭示着一个激动人心的事实:这是自二战结束以来,生成纬度最低的热带气旋!自此,这个曾经的婆罗涡旋在世界气象史中就有了那一席之地。它的出现彻底击碎了人们对于近赤道海面无法生成热带气旋的偏见,也在嘲讽着人类的无知和自大。
 
不过,当夜的JTWC依旧坚持将32W看做一个热带扰动,还不痛不痒地给了他们眼中的这个扰动一个fair的评价。他们当时的心态并不难理解,而后来在271500UTC由他们自己所发出的报文中的一句话显露无疑。
 
“IT SEEMS THAT THIS SYSTEM HAS BROKEN ALL THE PHYSICAL RULES IN RELATION TO GENESIS ORIGIN.”

“这个系统似乎已经打破了一切阐述热带气旋生成位置的定律。”
 
前无古人的一句评价。
 
而在此时,最该纠结于32W未来发展态势的新马两地气象局似乎却显得异常淡定,好像这个热带低压的发展与自己全不相干。这种态度颇为耐人寻味,也许他们也震惊了吧。
 
不过32W丝毫不在意人类那诧异的目光,它决意要把奇迹继续到底。随着对流日际变化的高峰再度在深夜降临,32W环顾四周,发现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对它是那么得有利:32W在赤道腹地,拥有充沛的水汽及能量来源、低层幅合强烈、垂直风切微弱得可以忽略不计、而难能可贵的是,它的极向流出通道仍然一路畅通。这种机遇可谓是千载难逢,而天纵良机不可失的道理,32W看来是很明白的。

是夜,中心位于1.4°N106.0°E的热带低压32W,开始了它的最后一搏。这一次,它要向所有热带气旋都梦寐以求的一样东西,风眼,发起最后的冲击。32W借助着有利的条件而畅汗淋漓地爆发着深对流,核心区内的上升气流是如此得强劲,以致于它发展出了一团云顶平整亮白,结构紧凑的中心密蔽云区(CDO)。32W的南北两侧都有螺旋云带向中心气旋式延伸,云带的弧线之优美完全可以丝毫不逊色于其他的热带气旋。32W此时的移动方向已然转为正西,一步步地逼近沉睡中的马来半岛。很快的,27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云端慷慨地洒下,把32W的洁白无比的云顶照耀得光彩动人。当在外太空飞速绕地旋转的气象卫星传来了当天早晨的第一张微波扫描图时,眼前的景象令各大气象机构都看得目瞪口呆。


 

图片:20011227.0003.trmm.tmi_85v.x.91WINVEST.25kts-1002mb.jpg



在那浓密的云系的覆盖下,
32W居然已经发展出了一个直径达21海里的风眼,中心定位在1.5N105.1E,并被一堵眼墙包围!这就表示,32W在经历了一夜的时间后,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热带低压,甚至是一个热带风暴的水平了。它的环流中心出现了明显的下沉气流,虽不足以将所有的云系蒸发殆尽,但毕竟已经足够将深对流云团驱散,发展出一个微波眼了。正当吉隆坡、香港、东京,以致于珍珠港的预报员们还尚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几张来自新加坡樟宜机场的多普勒雷达扫描图又映入了人们的眼帘。从这些观测于27日凌晨至上午的雷达扫描图来看,32W的风眼明显,眼壁清晰,虽然眼墙对流有些西强东弱之势,但这也是32W开眼的铁证。
 

图片:Changi Radar Image.jpg


在事实面前,JTWCJMA两大机构再也无法硬撑下去,于是两家机构分别于27日上午和下午将32WJTWC眼中的91W)升格为热带风暴级别,并采用了台风命名表中“画眉”这个名字,编号0126。画眉,它用自己的奋勇拼搏彻底证伪了近赤道海面无法生成热带气旋的观点,打破了自有气象记录以来,马来半岛以东海面热带气旋零生成的局面,完成了近赤道开眼的壮举。画眉,这个由澳门提供的名字显得如此诗情画意,无拘无束,将它用来命名这个毕生追求摆脱先辈们悲惨宿命的热带风暴身上,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清晨8时,画眉距离新加坡只有150公里之遥了,距离登陆,也就只有半天时间了。它吟唱着,带着自己倾尽心血获得的对流和结构,欣然向西北西方向继续飞翔。画眉这个纯正的热带气旋,即将飞抵深居热带腹地,向从未有缘一睹热带气旋这位精灵的人们,纵情高唱。一阵歌声飘过,新加坡、新山以及柔佛东南部沿岸的风向应声由前日的西北转为偏西,气压开始下降,并逐渐接近1010hPa大关。
 
此时,如梦初醒的新马两地气象局方才开始发布暴雨、热带气旋预警,并开始追踪画眉的行踪。但是它们的反应太慢了,以致于在画眉登陆时,仅有极少数人知道,带来异常狂风暴雨的不是冷涌,而是一个热带气旋。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注:本人所引用的所有地图内的行政界线均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为准。】 茫茫人海中,追寻你的身影。 始于热烈,耗于相思,终于平淡,如此而已。
回复(0) 喜欢(0)     评分
rifleman175
荣誉会员-暖池
荣誉会员-暖池
  • 注册日期2010-02-08
  • 最后登录2017-02-11
  • 粉丝114
  • 关注81
  • 发帖数8045
  • 来自
4楼#
发布于:2012-12-31 17:27
赤道台风,突袭新马

日过当头,画眉还在一步步地逼近新马,两地也随即被画眉西侧的螺旋云带覆盖,天况开始转差,并出现了雷雨。正当马来半岛南段一道道闪电划破天际,一束无线电波搭载着一个惊人的消息,以光速抵达了珍珠港。在那里,JTWC的预报员们得知了这么一个情况……

当年的12月正值阿富汗烽火连天,美国海军在北阿拉伯海出入频繁的时候。作为美国航母战斗群中的王牌战舰,排水量接近10万吨级的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卡尔文森”号义不容辞,在2个月内担负了数千次的飞机起降任务,可谓是战功赫赫。眼见年关将至,且战局胜利在握,美国海军决定让这艘久经沙场的航母回家,好好休养一番。于是在12月中旬,满载着荣誉的卡尔文森号和一整个航母战斗群便开始浩浩荡荡地东进,经马六甲海峡于圣诞节前夕抵达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在短暂的补给和休养后,卡尔文森号便于27日驶离新加坡,向南海进发。不想这群驰骋疆场,无往不利的战舰当天竟然在新加坡以东的赤道海面上遇到了画眉,并误打误撞地闯入了它的眼墙。画眉的风力之强让常年纵横于各大洋上的海军官兵们都大吃一惊,狂风还伴随着滔天的海浪,像玩玩具一般地将一艘艘铁甲军舰在海面上抛掷。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卡尔文森号航母终于屈服于大自然的威力之下,受到了轻微损伤。不过,尽职的舰上人员们还是测量到了当时的风速,录得了75knots的持续风速。与此同时,另一艘美国船只在画眉的南侧眼墙测量到了105knots的最大阵风。这两则实测报告便通过电波传递到了JTWC总部。

鉴于有实测的支撑,JTWC毅然于27日下午将画眉从热带风暴级别直接升格为台风级别,并给出了75knots的评估!而JMA以及其他机构却都无动于衷,依旧按照德法分析,判断画眉为热带风暴。这,也就造成了日后对于画眉强度的争议,此处就不予介入了。

对于人类的纷争,画眉无心过问。它只想借助这登陆前最后的一点时间尽可能地增强,这样便能够以它的巅峰状态来面对马来半岛和新加坡的人们。


图片:Typhoon_Vamei_2001.jpg






这就是0126“画眉”在登陆前的姿态,这个小巧玲珑的热带气旋外观精致,环流跨越赤道两端,CDO浑圆饱满,依稀还能看到眼区镶嵌在这个系统的中心。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离赤道仅200公里不到的热带气旋所做到的,它打破一切常规,把握一切机遇,终于走到了今天。现在,它就要登陆了,也即将完成家族的夙愿。不知为何,每当我看到画眉登陆前的云图,脑海中总会想起卞之琳的《断章》,也许这也是我的一厢情愿吧。
《断章》 卞之琳
你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南洋销魂夜

20011227日下午430分,画眉正式登陆柔佛州东南部班达佩纳沃尔市,登陆地在新加坡东北约40公里,新山以东50公里。根据JTWC当时的分析,画眉的中心风力为75knots,暴风圈为25海里左右,而烈风圈可达90海里左右。这样的风圈半径还仅仅适用于开阔水面上,故而新加坡就此与画眉的暴风圈擦肩而过,后来的实测也证实了这一点。

画眉作为一个携带清晰微波、雷达风眼的热带气旋,在登陆柔佛南部的时候带来了狂风、暴雨以及风暴潮,可谓是风雨潮一样都不缺。在这片习惯了短时雷暴和冷涌降水不时光顾的土地上,还从未有过拥有CDO的台风直接登陆的先例。这里的人们有生以来都从未经历过热带气旋,对它的危险一无所知,更不用提通过观察反常天象(如跑马云等)来提前做出应对了。新马两地人们的麻痹大意,以及柔佛州地势山地起伏,海堤薄弱,新加坡城市环境复杂等人为、自然因素相加,不禁令人担心一场巨灾正在酝酿之中。

而就在画眉登陆的那个下午,发生了如下的事情:

根据新加坡第一大中文报,联合早报报道,当天中午,三名新加坡人乘船去柔佛州南部,距新加坡以东仅5公里的边加兰度假。当他们出海的时候一派风平浪静,不时有西风吹拂,并伴有细雨飘落。但到了下午,海面上突然变得风浪滔天,最高浪高达到了2米有余,雨势加大,他们乘坐的客船不敌风浪,最终倾覆,使得船上三人经历了翻船落海12小时这样的惊险体验。这次事件不但突显了画眉以巅峰强度登陆柔佛州所展现出的惊人威力,也折射出新马两地的气象局的严重失职。

那么,历经千辛万苦才抵达马来半岛的画眉,难道会在这片它深情向往的土地上大开杀戒,弄得生灵涂炭,最后在它曾如此渴望遇见的人们的唾弃、谩骂声中落得个除名的下场吗?画眉在踏足陆地的一刹那,便做出了抉择。

傍晚时分,画眉登陆后继续向西北西方向移动,它的环流彻底覆盖了柔佛州以及新加坡,外围环流最北端达到了彭亨州首府关丹市以及马六甲市,最南端也抵达了印尼巴丹岛以及苏门答腊岛以东的离岛。这么一来,画眉于27日傍晚同时对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印度尼西亚三国造成直接影响,为其传奇色彩浓郁的一生再次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自当天下午一来,柔佛州几乎全境正中画眉眼墙对流,全州顿时陷入一片狂风暴雨之中。虽说画眉的降水率在当地甚至不如所谓“苏门答腊飑线”这类的强对流天气过程,但是作为一个结构严密的热带气旋,画眉带来的降水时间相当长。持续性降水再加上柔佛州遍布的丘陵地形,造成地形抬升效应,故而柔佛州南部的日降水量基本都在200mm左右,相当于年降水量的十分之一。

与此同时,位于画眉中心西南50公里的新加坡,正处于它眼墙环流的边缘。这座雅称“狮城”的港口城市自1819年开埠以来从未有过热带气旋正面吹袭,连间接影响都没遇上过,这天,画眉恐怕是要让这座城市和她的居民大开眼界了。

27日下午3时,原先暂时减弱的风雨又骤然增强,并一反常态地响起了惊雷,风也是从正西方向吹来。下午4时,新加坡的天空开始黯淡下来,风向逆时针地转向西南西,也许是位于画眉可航半圆内的缘故,新加坡樟宜国家站所测量到的平均风力不过4级。但是当画眉在4点半登陆后将自己核心区、螺旋云带内所携带的水汽大量洒落,新加坡的雨势还在继续增大。在雷电活动活跃的背景下,新加坡当天不仅受到了画眉眼墙外围的旋转风影响,还在局地出现了雷暴系统下沉气流所带来的瞬时强风。新加坡气象局虽是一口咬定当日出现的最强阵风为35knots,但是从报纸的报道,以及不幸(或是有幸?)在户外的人们的切身经历来看,全岛各地出现7~8级的持续烈风,10~11级阵风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随着傍晚的来临,新加坡也进入了下班晚高峰的时段。但是当天的天气状况实在非常恶劣,以致于岛上许多种植不久,根基浅薄的大树在台风雨中不支倒地,并阻碍了多条高速公路的交通。风雨交加的岛国当天出现了多年少见的交通阻塞,有些司机被卡在平日里畅通无阻的路上动弹不得,时间长达三小时之久。许多归家心切的新加坡人徒步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上,亲自体验着画眉那能把人吹走的短时暴风,不住地在24℃的大暴雨中颤抖。正当陆路交通出现大瘫痪的同时,一向以高效著称的新加坡樟宜机场也被出现了自80年代启用以来少有的大范围航班延误,当天有近50架次的进出港航班延误或改道其他机场,天况糟糕程度可见一斑。

许多新加坡人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弄得措手不及,但后来事态的发展也表明,并非所有人都对画眉的到来浑然不知。1229日,有读者在新加坡第一大英文报《海峡时报》上发函询问气象局,为何没能提早通知公众有关台风来袭的事情,弄得气象局疲于应付,尴尬不已。

到了当夜9点半,画眉已经横过半个柔佛州,并继续向西北西移动。柔佛州首府新山从下午5时其就出现了明显的旋转风,降水也是旷日持久。不过,当晚的画眉跟下午登陆前的它已是没有可比性了:登陆仅仅几个小时,画眉的CDO范围就大幅缩减,螺旋云带基本消散殆尽,微波风眼也早已填塞消失。画眉之前煞费苦心组织出的精致结构正被陆地摩擦迅速瓦解,小环流热带气旋的强度变化就是如此迅速。很快的,疲态尽显的画眉引起了位于万里之外的东京、珍珠港的预报员们的注意。JTWC于当晚8时的预报里将画眉的强度下调至45knots的热带风暴级别,JMA则依旧维持画眉热带风暴的强度。

随着画眉抵达新加坡的西北偏西侧,狮城的风向也继续逆转至西南。当夜,一向是新加坡最繁华的购物天堂、平时人山人海的旅游名胜乌节路此时却空无一人;以令人赏心悦目的新加坡河河景而吸引大批市民、情侣和游客来此散心的克拉码头,那刻却是惊涛拍岸。狮城平时熙熙攘攘的夜生活此刻安静了下来,在这“万人空巷”的夜晚里,整座城市都在静静聆听画眉纵情高唱。

这城市的小巷,雨下一整晚。

在这一夜,画眉算是真正地了结了它和它的家族的夙愿,在亲手触摸了马来半岛陆地的起伏,亲眼一睹城市里那璀璨夺目的霓虹,亲耳听到城市里的车声人语后,它此生已无遗憾。

27日这一天即将要过去,画眉也已经依稀看到了马来半岛陆地的尽头。在马来半岛的这半日自助游里,画眉不但以它带来的风雨潮充分展现了一个热带气旋所应有的气势和威严。但也同时体现出了温和的一面,因为它所造成的灾情和损失甚至还不如某些年份的季风降水来得大。毕竟,画眉来此是为了圆梦的,而不是杀戮和报复的。

根据后来的降水量统计,画眉这一天为一直处于其眼墙南侧柔佛州首府新山带来了超过210mm的降水,新加坡则录得了逾240mm的日降水量。柔佛州经此一役后洪水泛滥,并造成了至少5人死亡和1370万马币,也就是360万美元的经济损失。但是在其环流中心北侧,画眉带来的降水量则逊色许多,仅有50mm上下。从这些数据来看,画眉对流强度所呈现出的南强北弱态势就能看得非常明显了。


图片:Cities.jpg




图片:Rainfall.jpg


【注:本人所引用的所有地图内的行政界线均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为准。】 茫茫人海中,追寻你的身影。 始于热烈,耗于相思,终于平淡,如此而已。
回复(0) 喜欢(0)     评分
rifleman175
荣誉会员-暖池
荣誉会员-暖池
  • 注册日期2010-02-08
  • 最后登录2017-02-11
  • 粉丝114
  • 关注81
  • 发帖数8045
  • 来自
5楼#
发布于:2012-12-31 17:33
终结?

画眉继续飞快地向西北西飞翔着,并于28日凌晨时分从柔佛州峇株巴辖市(Batu Pahat)以南进入马六甲海峡,至此再次投入海洋的怀抱。由于它踏足的柔佛州多海拔500米以下的丘陵,故而陆地摩擦对画眉这只高飞的鸟儿并没有造成多大的破坏。虽然画眉深对流范围缩小,近中心风速暴降,气压上升,但是其核心区对流依旧完好,涡度仍然集中。当夜位于马六甲海峡的船只得到了持续风速45knots的实测数据,这也使得画眉在出海的时候依旧被JTWC以及JMA维持着热带风暴下限的强度。画眉欢笑着,在这条自古以来便是东来西往的交通要道上尝试着重新整合着自己的对流,即便它知道,此刻的努力已是无力回天,昔日的赤道神话怕是再难重现了。

28日的清晨很快就到来了,鉴于画眉CDO大幅度缩减,外围螺旋云系近乎消散殆尽等理由,JTWC以及JMA便于当天上午造成将画眉降格为热带低压级别。现在横贯在画眉前路的是凶险的苏门答腊岛,放眼望去,贯穿岛西岸的巴里桑山脉高耸入云,平均海拔在1500余米,最高峰在3000米以上。高山向来是热带气旋们的死敌,那一座座山峰就像一把把利剑一样刺入气旋的身体内,并将热带气旋的云系无情地撕裂。对于高山的恐惧已经深深地渗入了热带气旋们的血液内,画眉自然也不例外。


图片:Sumatra_Topography.jpg






但是画眉没有选择,在引导气流的推动下,折返、绕道均是幻想。它唯一能做的就是与高山正面对决,别无他法。28日上午,仅剩一小团核心区对流的画眉背靠浅浅的马六甲海峡,面前便是苏门答腊廖内省的平原地区和巴里桑山脉,背水一战,就在此刻!

曾缔造了赤道神话,影响新马,创造无数辉煌的这只画眉鸟儿,难道会真的被一座高山终结吗?

不,画眉不甘心。坚持下去,未必没有希望;坚持下去,未必没有回报;坚持下去,未必没有奇迹重演!


图片:20011228.0300.meteo-5.ir_bw.x.32WVAMEI.30kts-1000mb.jpg






28日下午,降格为热带低压的32W“画眉”登陆苏门答腊廖内省北部沿海。画眉在登陆的时候尚且拥有一定强度的深对流,在通过平原的时候强度下降很缓慢,而路径中的偏北分量开始加大。当天深夜,奄奄一息的画眉抵达了巴里桑山脉北端的山脚下,这里的主峰海拔达到了2000米以上。这2公里的高度,却阻隔了画眉重新由陆地进入海洋的道路。

到了这个时候,诸如JMAJTWC以及HKO等各路气象机构都纷纷采取了悲观的态度。JMA这个西太的RSMC,于28日夜间8时正式对32W“画眉”下达了死亡判决书,认为这个传奇气旋已然消散。JTWC当时也认为画眉的结构丧失,残余的对流即将在山脉上洒落殆尽,故而发出了最终预警(Final Warning)。香港天文台(HKO)不但认为画眉已然消散,还信誓旦旦地在下午2时的报文中说……

畫眉持續減弱,並且移至蘇門答臘沿岸,預料它再登陸後將持續減弱,
其LLCC應不能掠過蘇門答臘的高山,因此本中心預料它將在未來12小時內減弱為低壓區。

孟湾上的第二春

29日凌晨时分,画眉向西北方毅然迈出一步,开始攀登苏门答腊棉兰市西南侧的巴里桑山脉。在高山面前,画眉将它仅存的深对流慷慨地洒在了迎风的山坡上,尽情挥洒着自己的生命。棉兰市在近300公里外还是能够听到画眉那清脆的歌声,而那旋转风的出现再次验证着画眉曾经造访过的这一个事实。后来的统计显示,棉兰市29日的日降水量为40mm,显示画眉的余威还是不容小觑的。很快的,太阳从高耸的巴里桑山脉东麓探出头来,而画眉已经成功翻过山脉,眼前豁然开朗,且核心区竟然还有三三两两的深对流存在,且螺旋性明显。

图片:20011229.0000.meteo-5.ir_bw.x.32WVAMEI.25kts-1002mb.jpg




是的,画眉的坚持和努力没有白费,它成功地飞跃了高山,重获新生。
 
这个情况再一次令各气象机构和充斥其中的预报员们大跌眼镜,他们怎么也想不通,画眉到底凭借着什么翻越了这座高耸的山脉。到底是高层流出畅通、垂直风切低,还是山脉不够高耸,才令画眉得以保全自己的核心区,令深对流经久不衰?无论机构们给出哪种解释,我还是相信,这也许就是冥冥中的天意吧。

29日上午晚些时候,画眉的残余环流从苏门答腊北纬2度多的地方入海,重新投入了海洋温暖的怀抱。对于一个婆罗涡旋来说,孟加拉湾近赤道海域是家族前辈们从未踏足过的,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但是作为画眉,它只知道,这里依旧靠近赤道,这里的温暖和煦与它的出生地,南海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画眉试了试海水,定睛注视着天空飘扬的高云,又打量了自己那松散的结构和虚弱的对流。是的,这一切太熟悉了,画眉不禁回想起了一周前还徘徊在砂拉越近海的那个婆罗涡旋,又想起了那个奇迹的圣诞夜。回忆一旦启动,它就无法停止;过去的辉煌与荣耀重新点燃了画眉的灵魂,壮志勃发的它决定要在孟湾再造传奇。

大海啊,请你赐我以力量!

自29日夜间起,在赤道海面上的画眉借助对流日际变化以及优异的高层流出在2天的时间内爆发出大范围的深对流云系,趁势修补了残破的核心区,并再次发展出数条螺旋云带,伸向印度的安达曼群岛。一时间,JTWC迅速将画眉的强度提升至热带风暴级别,而JMA则表现出了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毫无反应。画眉的二次巅峰出现在31日清晨,此刻的它依旧是在6°N低纬海面上,再次向世人展示了它看家的超低纬增强绝活。


图片:20011231.0000.meteo-5.ir_bw.x.32WVAMEI.35kts-997mb.jpg






后记
 
但是随着孟湾垂直风切变的不断增强,画眉终于支持不住了。很快的,画眉便从它的二次巅峰上跌落,深对流大范围消散,它的强度也出现了崩溃性下滑。但是上天对这个热带气旋还是很仁慈的,画眉到头来很是撑过了2001年的年尾,看到了2002年的第一缕阳光,成为了一个跨年的热带气旋。最终,缔造了百年一遇奇迹的画眉,还是在元旦下午消散在了孟加拉湾的超低纬洋面上,终结了自己跌宕起伏的一生。

这段旅程起始于超低纬,又终结于超低纬,历时10余天,包涵了圣诞节和元旦,沿途先后经过四个国家,穿越2000余公里的海洋、田野、城市和高山,可谓空前绝后。画眉此生过于传奇的经历也注定着它被除名,这个美丽的名字被“琵琶”取代,从此世上再无画眉。

画眉出生于一片原本被看做是热带气旋沙漠的海域上,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不断地挑战着人类认知(亦或是无知?)的底限。从超低纬编号91W,到在南海最窄的海面上发展壮大,命名,拥有完整的风眼、CDO和外围螺旋云带,再到吹坏航母的持续飓风,直接吹袭新马,它的一举一动都是足以被后人津津乐道的奇迹。画眉有气象记录以来首个影响新马的热带气旋,也是当时生成纬度最低的热带气旋。它的出现使得全世界的地理、气象教科书被修改,并深深地印刻在了许多气象人的脑海里。

但讽刺的是,对于画眉这样一个世所罕见的赤道奇迹,当年曾被它直接吹袭的绝大多数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人居然对它一无所知。谁曾忆起,那夜的风雨是出自于一个热带气旋的手笔,是耗时百年才磨练出的奇迹,而不是什么普通的季风降水。也许,对于一个登陆气旋最残酷的事情不是受到人们的谩骂诅咒,而是它曾经降临过这片土地,但这里的人们却对它的到来毫不知情,没有兴奋,没有诧异,甚至连愤恨都没有。画眉从不曾被遗忘,因为,在许多新马民众的心目中,它根本不曾存在,何谈将之遗忘。

但画眉也许不会在意这些,因为它,已是一个传奇的代名词。每当后世有热带气旋在超低纬活动或增强的时候,比如2004年北印的Agni,亦或是2012年的宝霞,画眉的名字都会重新被人们所提及。每当南海南部有热带扰动徘徊时,比如2011年北印的贾尔前身,人们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它们的前辈,画眉。

画眉,其实从未离开过。各位说,是吗?
【全文完】

【注:本人所引用的所有地图内的行政界线均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为准。】 茫茫人海中,追寻你的身影。 始于热烈,耗于相思,终于平淡,如此而已。
回复(0) 喜欢(0)     评分
rifleman175
荣誉会员-暖池
荣誉会员-暖池
  • 注册日期2010-02-08
  • 最后登录2017-02-11
  • 粉丝114
  • 关注81
  • 发帖数8045
  • 来自
6楼#
发布于:2012-12-31 17:40
回顾正文发完了,现在再来上传一些资料。
 
Vamei.rar
 
这是我所能找到的,新加坡媒体对画眉的报道,以及一些读者来信等。如果大家仔细阅读的话,就会发现,画眉影响的第二天,也就是28日的新闻里只字未提到热带气旋影响。当时的新闻里只是提到了一股东北季候风影响了新加坡,对本岛造成了严重影响云云,由此可见当局试图封锁消息的良苦用心。
 
再发一篇关于画眉的学术论文,供大家参考之。
 
Chang_Wong_rare_typhoon.pdf
 
这附送一张画眉登陆前的高清雷达回波图,同样是来自樟宜机场站。

图片:radar200112270752SGT.gif



这是经过画眉眼墙的尼米兹级航母上的雷达屏幕特写。

图片:Vamei_Radar_US.JPG



最后,我再上传一份由香港天文台整理的画眉报文总集,里面包含了JTWC、JMA、HKO、新马两地气象局等机构,内容还算相当丰富,读来也颇为有趣。

熱帶氣旋警報摘要.doc
【注:本人所引用的所有地图内的行政界线均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为准。】 茫茫人海中,追寻你的身影。 始于热烈,耗于相思,终于平淡,如此而已。
回复(0) 喜欢(1)     评分
rifleman175
荣誉会员-暖池
荣誉会员-暖池
  • 注册日期2010-02-08
  • 最后登录2017-02-11
  • 粉丝114
  • 关注81
  • 发帖数8045
  • 来自
7楼#
发布于:2012-12-31 17:45
这是12月27日,新加坡樟宜机场、巴耶利峇站,以及马来西亚新山的实况资料。
 
樟宜机场(国家站)

 

图片:histGraphChangi.gif


 
巴耶利峇

 

图片:histGraphPayaLebar.gif


 
新山

 

图片:histGraphSenai.gif


 
【注:本人所引用的所有地图内的行政界线均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为准。】 茫茫人海中,追寻你的身影。 始于热烈,耗于相思,终于平淡,如此而已。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听雨清风
资深会员-热带辐合带
资深会员-热带辐合带
  • 注册日期2009-08-21
  • 最后登录2017-04-14
  • 粉丝136
  • 关注80
  • 发帖数4241
  • 来自
8楼#
发布于:2012-12-31 18:03
妈呀我给日日跪了,文笔细腻分析到位,好文!!!!
后宫之中,岂有你的位置
回复(0) 喜欢(0)     评分
金杯
管理员-厄尔尼诺
管理员-厄尔尼诺
  • 注册日期2010-01-03
  • 最后登录2017-05-23
  • 粉丝259
  • 关注146
  • 发帖数21948
  • 来自
9楼#
发布于:2012-12-31 18:12
也许,对于一个登陆气旋最残酷的事情不是受到人们的谩骂诅咒,而是它曾经降临过这片土地,但这里的人们却对它的到来毫不知情,没有兴奋,没有诧异,甚至连愤恨都没有。画眉从不曾被遗忘,因为,在许多新马民众的心目中,它根本不曾存在,何谈将之遗忘。


  外东北——严寒,多雪,还有最赞的海洋性季风气候                                        海淀公园2009-2010冬:总降雪80mm,落雪80cm,积雪45天,雪深30cm(1/3,雪中-6~-9℃+东风3-4级),低温-20.2℃(1/6)      卡罗琳—菲律宾海—奄美—东海—宫古—冲绳—东海—济州—黑山岛—黄海—石岛—蓬莱—渤海—天津—燕京—下花园—闪电河        ※台风岛※ http://bbs.typhoon.gov.cn/read.php?tid=66876                                       (燕京三绝:空气质量极端性 温带雨季集中度 过境台风日龄~ 2015/6/11草原蓝视程180KM+ 2013/3/20晴雪满枝 2016/5/23双彩虹)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